【大学生的新春视角】随迁老人的的豁达人生

年龄超过60岁,跟随通过升学、工作、婚姻等途径进入城市并在城市定居的子女一起生活的老人,现在有了一个新的称呼:随迁老人

随迁老人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离开了原有的生活环境在城市里面生活,被隐性地边缘化成了一个普遍问题。笔者在年前采访到一对随迁老人,不同于那些难以融入新环境的随迁老人,有着热情开朗的的性格和豁达乐观的生活态度。

笔者到家里做客的时候,谭婆婆正在炒芝麻。


【大学生的新春视角】随迁老人的的豁达人生

谭婆婆在炒芝麻。


“我们都是农村的,懂得不太多啊。”李爷爷搔了搔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两个老人得知我的来意后,热情邀请笔者到家里做客。

“今天大娃(大孙子)去他爸妈的火锅店玩了,只有二娃在家。”老人的家里看上去满是生活气息,围着沙发一周摆放着都是孙子们的挖掘机、推土机等的汽车玩具。


【大学生的新春视角】随迁老人的的豁达人生

两个孙子的玩具。


爷爷名叫李家辉,今年75岁,婆婆名叫谭书群,今年73岁,皆是四川省乐至县大佛镇人。两个老人穿着朴素的棉衣,看起来都很精神,一点都不像七十岁的人,他俩总是笑容满面。


【大学生的新春视角】随迁老人的的豁达人生

两个老人的合照。


李爷爷在1963年到东北辽宁当了五年兵,东北天气严寒,尤其是冬天,大早上起床,屋檐下全挂着小臂粗的冰棱。冬天睡觉的地方就只有一个火炉,大家都穿着棉袄,一起围着烤火,晚上出去轮替站岗一个小时。

当被问起,那么艰苦的环境下站岗身体会不会吃不消时,李爷爷笑了,“不会呀,那时候年轻嘛。”

他说,那个时候一个月只有6元的补贴,政委级别也只有180元。

“现在参军就好多了,有补贴,还能享受国家各种优惠政策。”说到这里的时候,李爷爷叹了一口气。

当完兵,李爷爷就回到农村,待了一小段时间,便分配在四川拖拉机厂工作,一直干到退休,退休没多久,工厂也在02年的时候倒闭了。

得知笔者在上海读大学,李爷爷很高兴地说,以前厂里曾组织到上海的考察,住了一个月,他对外滩的印象非常深刻。

谭婆婆从十四岁开始,做了十几年的接生婆,一元钱接生一个小孩子,还要喂猪种地。老俩口育有三个儿女,带孩子、操持家务都靠谭婆婆忙里忙外。

访谈时,四岁多的小孙子在一旁不吵不闹,自己玩着玩具。


【大学生的新春视角】随迁老人的的豁达人生

自己玩玩具的小孙子。


李爷爷让小孙子唱《东方红》,小孙子也真的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东方红,太阳升,东方出了个毛泽东……”

在交谈中李爷爷有些事情拿不准,就会询问谭婆婆关于这件事情的具体日期和内容。谭婆婆思考一下,总能迅速答出来,这是李爷爷就会笑着说,“还是老婆子的记性好呀。”


【大学生的新春视角】随迁老人的的豁达人生

两人结婚四十周年纪念照。


谭婆婆和李爷爷1969年结婚,今年已经是第49年了,明年就是50年了。说起客厅中间摆放的那张结婚四十年纪念照时,谭婆婆显得很高兴,“那是09年的时候到照相馆照的。”

谭婆婆说,“今年的4月12日就是我们来成都的第十一年了”,当初来到成都就是为了带孙子,刚开始搬到成都来是居住在麻石桥那边,后来修二环高架房屋被拆,08年地震之后才搬到现在居住的地方来。


【大学生的新春视角】随迁老人的的豁达人生

快过年了,老人家门口早就换好了新对联。


两个老人的户口都由农村迁到了成都。那个时候办居住证只需要儿子的户口和身份证还有房屋产权证到社区办事处。因为规定有产权的房子每30平方米只能落户一人,因为现在居住的房子比较小,只够三人落户,于是两个老人就落户在二女儿那边。

说起为什么要来成都带孙子,原因主要还是儿子、儿媳打拼生活太忙碌,需要老人来帮忙。


【大学生的新春视角】随迁老人的的豁达人生

大孙子的奖状贴满了墙壁。


当被问到为什么不请月嫂来帮忙时,李爷爷立马摆摆手,皱了皱眉:“现在的月嫂实在太贵了。没有5000元一个月根本请不来。”

谭婆婆也说,家里有了小孙子负担更重了,请不起这么贵的月嫂来带孩子,就只有老俩口自己带,还是自己带着放心。


【大学生的新春视角】随迁老人的的豁达人生

挂在客厅中间的《花开富贵》。


平时儿子儿媳忙工作,早出晚归,都是老俩口在负责孩子的接送。

版权声明:内容收集自网络,如有问题请告知!

Mail:muyiol#163.com